工友文学作品《俺们村》之《打伙风景》成都范雨素_易游网络验证抓包破解 工友文学作品《俺们村》之《打伙风景》成都范雨素_易游网络验证抓包破解
当前位置:  > 验证中心 > 易游网络验证下载 > 工友之家

2020-10-13 09:40:20  来源: 同心互惠   成都:范雨素
点击:    评论: (查看)

  刘表冢

  我在湖北襄阳一个叫做打伙的村子长大。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家乡,自己所在的村子是最伟大的,最好的。世界很大很大,多少多少家乡,我家的村子是最好最好的家。

  村子的西边,是我们生产队的地。地里默默地躺着一方诸侯:荆州牧刘表。我们村的人都把刘表的墓叫做皇冢子。我们村的村民不知为啥把刘表叫做皇帝佬,乡亲们说,我们村里埋皇帝佬儿的地,风水好,所以几千年里没有洪灾,不下冰雹。

  据史学家习凿齿所著《襄阳耆旧纪》中说刘表墓在襄阳东门外,晋时已被盗过。同治《襄阳县治》说刘表墓有两处,一在东门外,一在滚河南。东门外的刘表墓民国24年平毁,滚河南的刘表墓在抗日战争时发掘。在襄阳双沟四碑堰也有一个刘表墓,这个刘表墓,尚待考证。我家村子的刘表墓子就是滚河南岸的刘表墓,从航拍图上看和双沟四碑堰刘表墓是一条直线。三国时,给刘表守陵的是薛、李二位将军,现在,薛、李二人的后人枝繁叶茂,繁衍至千人,默默的附陵而居了2000年。两位将军的后人,是我童年的伙伴。

  我家村子的刘表墓在抗日战争时被一个国民党团长挖掘到宝,那时我的母亲是个5岁的小孩,和当时村子里的村民一块儿目睹了盗墓过程。可惜,当时没有抖音视频,不能直播,我的母亲错过了当主播去发财的机会,幸运的是,母亲因为年龄小没有被国民党士兵拉伕做苦力挖墓。母亲说,只有我们村的墓是真冢子,因为墓里有夫妇合葬的人骨头,那个男人的大腿骨那么长那么长.......

  按母亲比划的手势,刘表的大腿骨好像有好几米长,这和史书中记载的刘表的身高吻合,母亲说,国民党团长盗走了墓里国宝,也不做官了,带着姨太太携宝出逃,准备封刀隐没在寻常人家,享受花不完的金银财宝,可在逃至钟祥被人追踪并击毙,财宝已不知落入哪个寻常百姓家。

  团长姨太太,住在村民薛国强的屋里头,她在薛家堂屋里戴上了墓中女主人的戒指,那个戒指是用金子镶着珠宝的,戒指上的大珍珠,顺前看,顺后看,顺左看,顺右看,都在滚动。一个村的小孩围着姨太太看戒指,当时,我5岁的母亲围在第一排看神戒指。团长姨太太戴上了戒指。看到娃子们羡慕的眼神,哈哈哈的笑,嘴都合不拢了。我小时候,听母亲把这个神戒的故事讲了一百遍。戒指上的珍珠像荷叶上的水珠一样滚来滚去。母亲说,那个戒指是活宝贝。可一代枭雄刘表夫妇的尸骨,却不知被人扔到了哪个水沟里了。

  我的父亲上过军校,在厦门前线当过兵,是金门战役的厦门前线,后来复员回家当农民,父亲说刘表不光是诸侯还会写书,写过《荆州占星记》。写《荆州占星记》的刘表放在当代,叫天体物理学家。所以我们村的乡亲说我们村是风水宝地是没错的,天体物理学家刘表给自己找的墓地肯定是物理学四大力最高,力道最强的仙地。据襄阳府志记载,我们村子在2000多年前是楚国末期楚王最小的儿子楚侯的封地。

  滚河

  那个时候,村子旁边有一条大河,叫昆河,在中国地名志里有对昆河的记载,河流是城市的生命线,因为有大昆河,有大动脉,昆河滋养我们村子成为一个城池。

  村子里有72口井,有花家地,花家地是我们村子三队的地,还有药家地,是四队的地,花家地是楚侯的花园,所以叫花家地,药家地是城里药铺掌柜的地,所以叫药家地。在村子西边有一条水渠,叫长渠。古时,那里叫做衙门口,是楚侯的衙门,是打官司的地方。村子里还有王莽赶刘秀时留下的两处遗址:“背君寺”和“扳倒井”。扳倒井的井台上留下了两千年的时空勒痕。青石板的井沿上有一道道绳索勒出来的深沟。我无数的祖辈都喝这口汉光武帝命名的井中水长大成人。

  我们村子东西走向,通往昔日的衙门口,今天长渠的那条大街。据母亲说,古时叫做翠花街,住着不知亡国恨的商女。宋元战役,我们村子是古战场,翠花街的少女和元军合唱《喜春来》:

  三十年的媳妇熬成婆呦

  四十年的古道熬成河

  泰山作砺,沧海变桑田,河流改道了,昆河不停改道。乡民们把昆河叫做滚河了,家乡的乡亲已经忘记滚河原来是叫做昆河的。原来的昆河码头叫杨家大码头。2000多年的时光捶打,杨家大码头,现在叫做杨坡村。

  我们村子,这座原来的古城,现在叫做打伙村,和昔日的杨家大码头,现在的杨坡村相隔200米。

  大河流成小河道,大码头成了小村落。废城成了古村。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修身

  我曾在人物的一次演讲里说过:“普通的农民工现在只操心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们希望孩子能像城市孩子一样得到良好的教育,留在农村的农民最担心儿子娶不上媳妇。教育是修身,娶媳妇儿是齐家。

  我从20岁离开家乡以后,每次回家只是蜻蜓点水地呆一两天就走,但因为经常和母亲通电话,对家乡的故事也了如指掌,我的小女儿,二伯父家的小堂哥的小儿子,我大伯父的曾孙子,还有我舅舅家的孙子,这四个孩子年龄相仿,是同龄人,可他们却分别过着四种不一样的人生,南辕北辙。阶层各异。

  我的小女儿叫北漂的孩子,叫流动儿童,没有北京户口,找学校很艰难。约在2015年,我看到《三联生活验证》上的一篇验证:《被北京赶跑的孩子去哪里呢?》看了后,我得到信息,把孩子送到衡水的私立学校读书去了。在衡水读书,一年下来书学费加上生活费共需2万元。我做保姆,一年能挣6万元,还能养活孩子读书。我在北京租房的邻居对我说,他们的儿子,从小学就在老家合肥读私立学校,一年的全部花销是3万,他们两口子一年约能挣八九万。把挣的约一半的钱都花在孩子的教育上。

  我舅家小表弟的孩子跟着打工的爸爸妈妈在福州南漂。福建对流动儿童制定的政策很宽容,孩子在福州的公立学校读书。表弟两口子对孩子学习很重视,给孩子还报了好几个补习班。

  我二伯家的孙子,我小堂哥的儿子在老家的公立学校读书,从上小学一年级就要寄宿,小堂哥的孩子成绩不好,小堂哥两口子没出去打工,只是在家种地,也没给孩子报补习班。孩子自由生长。

  大伯父家的曾孙子,我侄女的孩子。侄女两口子是襄阳城里的医生,叫中产。他们的孩子在城里读书,双休日还要上几个补习班。

  闲暇时,我经常想,这四个孩子的祖父、母辈是亲兄弟姐妹。起点是一样的,当这4个孩子长大后他们命运是什么样的?南漂的孩子?北漂的孩子?种地的孩子?中产的孩子?

  齐家

  每次和母亲通话,母亲都会和我谈起现在说媳妇需要多少彩礼。说现在说一个媳妇要20万彩礼,还不算上别的花销,比如,还要有城里的房,还要买个车。

  我种地的大哥50多岁了,还在杭州打工,给我的小侄儿挣彩礼钱。母亲说,现在谁家能说上一个媳妇都要供起来,屋里头的人,个个都要抬举她。

  我琢磨,计划生育是把双刃剑,100年前女人连名字都没有,叫**氏?像林徽因,陆小曼这样有名字的女人寥若晨星。所以被写民国想象体的人利用,说民国好呀,大师辈出。

  我的母亲、我的祖母,是解放了,1949以后才有名字的。新文化运动100年,女人有了名字,农村女人因为计划生育的缘故,男多女少,物以稀为贵,大白菜成了龙舌兰,还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我家是襄阳市近郊区,村里做父母的,每天都在为儿子们的婚姻愁白了头。那偏僻山区的父母不知道怎么在为孩子的婚姻煎熬。

  我在皮村的文友诗人小海对我说,他们村有一个女孩是傻女子,下雨天,不会避雨。就这样,已经结了两次婚了,第一次结婚父母收了20万彩礼,然后离了,重又找了个人家,又收了20万彩礼。又嫁出去了。

  这个傻女儿给父母挣了40万彩礼。他的父母要感谢计划生育这个国策。计划生育让更多的女孩接受教育了,对促进男女平等立下了汗马功劳。母亲说,村里有好几个在城里工作的人,退休了,回到村里,他们教村里的妇女跳广场舞。一到晚上,村子锣鼓喧天,有跳广场舞的,有扭秧歌的。

  我的舅舅70多岁了,舅母死了十几年了。舅舅守着两个儿子的两栋小楼和自己的五间大瓦房过生活。

  舅舅家的房子是村子的俱乐部。舅舅的同龄人在农闲时天天聚在舅舅家里,打一毛钱一把的扑克牌。

  村里上了60岁的农民都有了退休工资,还给发了免费的公交卡。母亲说农民过上好日子了,个个还有医保,敢迈医院的门了。

  “三大件”

  现在的农村最头疼的事是给儿子说媳妇。我们村子是襄阳市近郊,位置好,原以为会好一点,可没想到也这么难,如蜀道一样难。

  我二伯家小堂哥的大儿子今年25了,小堂哥一直在村里。捡打工人家抛荒的地,以及自己家的一份地,靠种地生活。种地太多,只能没黑没白的干,累得呲牙咧嘴,牙都豁了。

  小堂哥靠辛勤的劳动,置办了两处大院子,盖了三栋楼,约1000个平方,还买了一台八成新的黑色名牌小汽车,小唐哥觉得这样就能给儿子说上媳妇,可是世道变得快,现在说媳妇,农村的房子不中用,只有城里的房子才有,要有城里的房子,小汽车,20万以上的彩礼,这三大件,才能说上媳妇,没有这三大件媳妇不登门,小堂哥咬咬牙,在襄阳城里付了首付,我的堂侄才订了婚。

  今年才49岁的小堂哥累得脱了形,比鲁迅先生《故乡》里的老年闰土,还恓惶。我的大哥,我自己的小侄子,也到了要结婚的年龄,房子车子彩礼这三大硬件,至少要100万才能凑齐,我大哥没有钱,在家种地也赚不到钱,我大哥托我小姐姐介绍工作,我小姐姐把大哥介绍到养猪场打工,小姐姐气忿忿地埋怨母亲是个重男轻女的人,说我读高三时成绩不错,第一年没考上是失误,如果复读一年也能考个大学。可父母不让复读,没有远见,现在也不能帮衬大哥,只能介绍大哥到养猪场打工,如果复读了上了大学。那个时代的大学生,现在肯定有好工作,肯定能给大哥介绍一个如编辑这样的高级工作,也不是去养猪场干活了。

  大哥哥挣不出来三大件,小侄子虽然也是读了大学的人,但现在大学毕业也是打工,小侄子也挣不出来三大件。我大哥少年时是要当文学家的人,是喜欢用全景视野看问题的人,是有大局观的人。我大哥坐在堂屋的门槛上说,虽然现在好多农村娃子读了大学也白读,也赚不了钱,但现在整个国家的国民素质提高了。解放前100个人里只有三个人认的几个字,现在我们村里没有文盲,过年返乡时间,大学生摩肩接踵,好歹这也是我们国家有力量的表达方式之一,我的小侄子因为没有结婚,有了大量的时间追逐梦想,做个追梦人,小侄子的梦想是为祖国的环保事业做贡献,让天更蓝水更绿,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小侄子去年打了一年工,攒下一笔钱,小侄子拿着一笔钱,今年年初来到了318国道上,走川藏线,边走边捡路上游客遗弃的垃圾,为祖国的环保事业添砖加瓦,因为环保部工作不给力,经常被媒体人鞭挞。端午节这天,小侄子和全家人视频,我在视频里看到。川藏线上了318国道,熙熙攘攘,好多人选择了在318国道上为环保做贡献,小侄子每天保持走3万步。我的母亲,也就是小侄子奶奶,出生在解放前,没上过一天学,思想跟不上。母亲不停的说小侄子正在干啥呀?净做这没屁眼的事,好不容易攒的一点钱又给扑通干净了。

  未来

  我的做保姆的朋友小蓉,是内蒙古林西人,她告诉我,他们村只剩了几个老人留守了。村里的地都荒着,因为这二十几年都不下雨。没有雨水,就长不了庄稼。人们都要靠打工才能生活,她小时候9岁上的学,要翻一座山到乡政府所在地上小学,上完小学,因为家里穷就辍学了。小蓉比我小三岁,干起家务活,如旋耕机耕地,如推土机推残垣断壁,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因为会干活,小蓉容易找活干,每月能挣6000元。小蓉还对我说,他们小时候读书的小学已经没有人了。村里的人都领着孩子在林西县城读书。打工赚到钱的人在县城买了房。没钱买房的人在县城租房领小孩读书。听了小蓉的话,我心里好难受。农村没有人了,叫空心村。农民们都拥到城里打工,没有技术,没有知识的农民想在城里讨口饭吃多难啊!

  小蓉因为太能干,在城里生存还不难。可还有好多不如小蓉的农民啊!我每次经过北京的劳务市场,看到在马路牙子上坐着找活的头发花白的农民大哥。我就会泪流满面,我用袖子抹去我脸上的泪痕。

  如果在自己村里,能赚到钱,能过上好日子。谁愿意背井离乡出来受罪呀。可什么时候在自己村里就能致富呢?我也不晓得那是啥时候。【完】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皮村工友文学小组

  皮村工友文学小组是同心互惠多年来一直支持的活动,同心互惠的部分店员,也是文学小组的成员。每周日工友们会聚集在同心互惠会议室,来自各高校的志愿者老师会为大家讲授文学课。到今年7月初,工友文学刊物《新工人文学》已经出版到第八期。工友们创作的优秀作品,同心互惠将陆续推出与大家共享。

「 支持成都网站!」

红成都网 luleistone.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成都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成都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验证
亚博yabo首页mg老虎机平台体育beplay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