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谣言:中国政府承认麦克马洪线,割让藏南给印度(民国时期)?_易游网络验证抓包破解 微博谣言:中国政府承认麦克马洪线,割让藏南给印度(民国时期)?_易游网络验证抓包破解
当前位置:  > 验证中心 > 成都易游网络 > 微博天下

2020-10-16 17:58:16  来源: 红成都网   成都:六扇门跑腿的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文是《国家备战印度,微博有人跪舔阿三,神马玩意!》的续篇,而题目所指谣言,也在《国家备战印度,微博有人跪舔阿三,神马玩意!》里略微提到一次,本文打算稍微细致地解剖这个谣言是如何的无耻、无德、无行。造谣者,微博博主@杜建国,谣言成都:

  9月23日 12:49:

  ……

  “1959年之前,下载两国关系很好,基本没有边界纠纷”;“问题是,1959年之前,中国基本没有反对印度占有藏南。为何1959年之前不反对,之后突然反对了?麦克马洪线缅甸段,中国也是基本承认的,为何印度藏南段就不承认了?这些问题都可以谈,不必激化为边界战争。”

  这就是谣言!

  哪一个中国政府在哪一年承认(基本没有反对)印度占领藏南了?这个说法出自何处?追问杜建国,没有回答。这是所有造谣者的通用嘴脸:世上的人,脑袋别着筋的多了去了,我只要造谣就有人信谣,哪怕一个人信,就能起我盼望的作用,我跟你解释个毛线!

  那么为了辟谣,就有必要掰扯一下藏南、麦克马洪线。

  十四世达赖喇嘛“宏愿”里的“大西藏国”,一开始是英国人操纵的印度政府(英印政府)为十三世达赖喇嘛炮制的,在1913年“西姆拉”会议上由西藏地方政府提出。当时的印度政府是英国人操弄的工具,说起来无辜,但是英国殖民者在二战后临撤出印度前,把对我国领土的无中生有的讹诈阴谋作为“珍贵的遗产”赠与独立后的印度政府。而这些个无中生有的讹诈阴谋也成了现在印度视作命根子的“祖产”,也是冤魂不散纠缠我国的“合法根据”。“大西藏国”虽然“宏大”,阿三窝藏十四世达赖想攫取的预期的目标虽然丰厚,但是,这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所以,阿三退而求其次,把割取我国藏南的“麦克马洪线”视作命根子。然而,这个麦克马洪线——把阿三侵略我藏南“合法化”的地图上的线,实际上是个见不得人的东西,它在1913年被炮制出之后到1937年之间,根本不被始作俑之外的人所知——包括英国政府绝大部分人,也根本不为这期间的民国政府所知,民国都不知道有这么一条割占藏南的地图线,那么@杜建国凭什么说“1959年之前,中国基本没有反对印度占有藏南?”而且,“基本”什么意思?难道有中国政府认可这根地图上的线?那么,这个政府是哪个?

  19世纪的英国对我国西藏,虽有贪欲却不敢公然下手直接割占。原因两个:西藏是它与另一个殖民帝国沙俄在亚洲扩张验证的平衡点。它对西藏染指会遭到沙俄强力的反击;再一个,当时的满清政府在西藏还有驻藏川军,多少让英国殖民者有些忌惮。1904年验证日俄战争,在英国的帮助下,日本惨胜沙俄落败,沙俄在亚洲的扩张势头不得已收敛;武昌起义后,满清崩溃,虽有民国建立,但是内地处于事实上的分裂失序中;驻藏川军也是人心惶惶。因为这些大变动,英国也就敢于迂回染指西藏,为它争取名义上独立,将之控制为自己的囊中物。为此,英印总督明托去大吉岭策动十三世达赖喇嘛发动西藏叛乱。

  十三世达赖喇嘛在得到英国支持的保证后,派达桑占东回西藏策动叛乱。西藏噶厦政府以十三世达赖的名义发布“驱汉”令,组织“民军”,以达桑占东为总司令,围攻驻藏川军。驻藏川军与外界联系完全断绝,在环境险恶状态下以孤军奋力一搏求存——与叛乱“民军”奋战将其击溃,并攻击拉萨大寺、以及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父亲的住地——尧西府,拿获了达赖的眷属。经尼泊尔驻藏代表居间调停,1912年8月达成停火协议,川军封存枪支弹药,由英国、尼泊尔官员“护送”川军由印度走海路回内地。

  这些离开西藏驻藏川军不知道的是,西藏一发布“驱汉”令,内地中央政府就出兵平叛:一路由四川都督/川边镇守使尹昌衡带兵平定康藏叛乱;一路由云南都督蔡锷领滇军入藏支援。说起来西藏叛乱声势不小,但是,叛军打仗能耐太次,败仗连连,两路平叛军队势如破竹,到8月份西藏叛乱者已经大势去矣。这时的英国政府反应强烈,要挽救这股叛国势力,它以外交承认要挟,要求举行由西藏代表参加的三方会议,重新确定西藏地位。当然还少不了要武力恫吓,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

  “如果民国政府定欲征藏,继续派遣征西军前进,则英国政府对民国政府不予承认,且当以实力助藏独立。”

  西藏不过是中国中央政府下属的一个行政区,无论十三世达赖喇嘛,还是什么噶厦政府,里面的所有人都不过是当时民国政府的一些“国家干部”,他们和他们操持的西藏地方政府是没资格作为一个国家性质的政治实体,参与英国提出的国际会议的。当时的北洋民国虽没有杰出人才,但是明白这些事理的人还是很多的,不惧英人武力威吓的也多,所以照会英国,严词驳斥英国人的无理要求。然而,当时“总统”袁世凯可不这么想。他这个“总统”徒有虚名,不过是若干中国割据军阀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要想震服别的军阀,打仗不可少,洋人在外交上的承认也很需要。况且,此人上位“总统”之后,向洋人大笔举债,英国人就是个大债主。英国人也仗着这层债主身份,要挟袁世凯。为了外交承认和对英举债,经过一番外交辞令往复,此人居然顺从了英国人,令平叛队伍停止进军,派员进藏与叛国者商量“和平”,一年多之后的1913年10月,派外交部官员去印度西姆拉与英印政府、西藏代表对等谈判了。

  英国对这次会议的目的很明确:

  “西藏虽然名义上仍可保留在中国宗主权下的自治邦的地位,但实际上应使它处于绝对依赖印度政府的地位,而且还应该成立一个有效机构,以便把中国和俄国都排挤出去。”

  在会上,西藏“代表”按着英国人的授意提出“诉求”,最要紧的:独立,独立后的辖境——“东北以西宁所属梅如岗立石处为界,然后沿东自马钦绷然雪山的河水向东迄于黄河头曲;东南以建昌的白塔为界”;“驱汉”,不许汉人大臣、官员、军队、百姓进藏,商人进藏经商须有西藏政府发给的执照。

  北洋政府接到西姆拉会场上的讯息后,电令谈判代表,针锋相对提出七条提案,否决了西藏独立:

  (一)缔约各方一致同意承认西藏为中国领土之一部分。对此,西藏政府与英国政府不得制造纠葛。过去中国对西藏之统治西藏仍需照旧予以尊重。对此,英国政府应作出承诺。中华民国允准不将西藏改为中国的行省。英国政府亦不得将西藏或西藏之部分地区划入英国范围。

  (二)中华民国政府得委派长官一人常驻拉萨,其权限与待遇仍按旧例;并得设卫队2600名,其中1000名驻扎拉萨,其余1600名由该长官斟酌分驻各处。

  (三)西藏在外交、军事方面均应按中国之指示办理,非经过中国政府同意,不得与任何外国进行交涉。但根据1904年9月7日英藏条约第5款所载(并经1906年中英“藏印续约”所肯定),对英国商务委员与西藏官员会晤有关商务事宜等,不予限制。

  (四)西藏官员、百姓因心向汉方而身遭监禁,产业被封者,西藏允许一律释放、给还。

  (五)西藏方面所提之第五项要求,可以进行商谈。

  (六)前订之通商条约,即1893年12月5日及1908年4月20日之通商章程条约,如需进行修改,应由缔约各方按照1906年4月27日中英“藏印续约”第三款之规定商议修改。

  (七)关于中藏边界,现附上表明大体界线的略图一份。

  这七条对西藏叛乱者来讲,就是戳心捣肺,当然要纠缠不休。这时,会议的操纵者英国人以“诚实掮客”身份拿出了折衷“公允”的方案:要独立的“大西藏”分为“内藏”与“外藏”,金沙江以东的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地的藏区算内藏,由汉藏共管;金沙江以西,西藏以及西康西部地区为外藏,保留中国宗主权地位,但是中国政府不得干预任何事务。这实际上还是搞西藏独立。对这样的“内外”分治,中国谈判代表坚决抵制,但是却不敢断然拒绝——“袁大总统”指望英国的承认,指望英国人放债给他,得罪了英国佬,他们吃罪不起。这样的首鼠两端早被英国谈判代表麦克马洪看穿,极尽威逼压迫能事,在1914年3月英国人提出内藏、外藏划分的“调停约稿”共11条,迫令中方谈判首席代表陈贻范一星期内答复。陈贻范被迫同意内藏、外藏划分,但是对具体条款有异议。英国人同意在具体条文的措辞上作调整。经过英人修改过的条文要点十条,但是其中少了最关键的:西藏主权在中国。陈贻范坚决要求把这一点写入,但是,英人只同意在条约附件中写入,条约正文里拒不写入。陈贻范坚绝不退让,英人麦克马洪以最后通牒方式威胁:如不同意,条文里有利于中方的条款一律删去,英国直接与西藏地方当局定约。怕被袁世凯追究得罪英国责任的陈贻范在3月27日答应草签:

  “画行(草签)与签押(正式签字),当截然分为两事”,正式签字“必须有训令而后可”,我“将本日会议情形,即行电京,接有复电,立即转达”,“如政府不认,尚可作废”。

  陈贻范电告会议情形后,北洋政府的反应大大出乎英国人预料,28日北洋政府回电:

  “ 执事被迫画行,政府不能承认,应即声明取消。如英专员愿意和平续商,仍应接议,中国故不愿逐行停议也。英专员如何答复,速电外交部。”

  撺掇西藏独立,没门儿!也因为这个会议上陈贻范的草签举动,他被国内舆论骂个臭死。

  西姆拉会议并没有讨论下载边界,因为英国政府清楚地意识到要中国割让领土,一定会遭到中国的断然拒绝;而且,尽管当时沙俄势力在亚洲收缩,它能趁机鼓动西藏搞事情,但是它还不敢冒风险得罪沙俄直接割占中国领土。然而,英国的会议主持人之一麦克马洪却有这样的心思,这位“边疆派”人物,在西姆拉会议的会场外和西藏地方政府做了一笔买卖:重新划分藏印边界,把山南达旺和达旺以南、以东约9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土地划给印度,也就是藏南那一块地方。作为对价,英国为西藏地方政府向中国中央政府争取“中藏边界”,并改变西藏同中央政府关系中的地位——也就是为西藏地方政府争地盘,并使之独立。这笔买卖在十三世达赖的理解是这样的:如果英国人办不到许下的承诺,那么藏南这片地方还是西藏的,他在那里该收税收税,该下什么命令就下什么命令;如果英国人替西藏争取到了与中央政府对等的地位,那藏南就是印度(英国)的了。

  这桩买卖也只是英国人与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的私相授受见不得人,也无任何效力。如果能把这个买卖塞进英国人提出的“调停约稿”里,并被中国政府批准,那就可以见光了,有效力了。这桩买卖最后是在“调停约稿”的一幅附录的地图上以特殊的红线体现出来的。这条红线本来是西藏的边界线,大部分是拟议中的“大西藏”与中国的分界线,但是红线的南段却呈弧线,标志的是印度与西藏的边界线,把藏南划到了印度一方。而为了把这条红线瞒天过海,麦克马洪把陈贻范等人的注意力吸引在蓝线——“内藏”、“外藏”的分界上,引开中国谈判代表的注意力,让红线南段的诡异弧线部分瞒天过海。这就好比一船的鱼虾里藏了一个叫麦克马洪线的偷渡客。然而,百般算计后,北洋政府的强硬表态——拒绝英国人的“调停约稿”,让英国的“调停约稿”成了泡影,成了一船臭鱼烂虾,那藏身期间的偷渡客麦克马洪线也活活成了一具腐尸。

  滚刀肉一般的麦克马洪并不承认现实,干脆背着中国政府代表,偷偷摸摸和西藏地方政府,依旧在“调停约稿”的基础上做涂涂改改地“地图开疆”,把那段诡异的红线塞进了“调停约稿”里。但是西姆拉会议的所有“成果”既不不见容于中国,也不符合英国的全球战略安排,所以也不敢呈报在伦敦的英国政府,所以几乎不为人所知。就好似一船的的臭鱼烂虾和偷渡客的腐尸都砸在了英国人的手里。这个“不为人所知”可以用吕昭义《英帝国与中国西南边疆(1911-1947)·<艾奇逊条约集>伪书与“麦克马洪线”》里的话做个说明:

  “20世纪60年代被吵得沸沸扬扬的“麦克马洪线”,其出身和来历是一桩英国和英属印度的“家丑”。

  西姆拉会议期间由贝尔和夏札(按:西藏地方政府分离网络头子)秘密交易并经麦克马洪与夏札背着中国谈判代表秘密换文搞出来的划分印藏边界的红线,它从产生的那一天起就是非法的。此后20年间,几乎没有人再提到这个“私生子”,更没人给它命名,连麦克马洪也三缄其口,讳莫如深。贝尔在其《西藏的过去与现在》一书中虽有所涉及,但也是闪烁其词。1929年《艾奇逊条约集》14卷出版,只字未提“藏印边界”。如果说,麦克马洪、贝尔与夏札在西木拉会议期间曾做过非法的秘密交易,藏印边界是这桩非法交易的一部分,那么,《艾奇逊条约集》的出版已把这个“私生子”连同《西姆拉条约》深埋在西姆拉的坟墓之中。英国和英属印度从来没有向西藏地方政府提出过“红线”以南的领土问题。这片领土一直处于西藏地方政府管辖治理之下。英国官方、私人出版的地图,如印度事务部地图、国防部地图、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地图、泰晤士报社出版的地图、英国百科全书中的地图都是沿喜玛拉雅山南麓的山脚标画这一段下载边界的。1934年4月中国上海《申报》出版了一部中国地图集,也将这片地区标在中国境内。

  经过国内外正直的史学家们的艰苦工作,事实真相已大白于天下:所谓“麦克马洪线”,乃是西姆拉会议召开20多年后由一批英国和英属印度官员采用编造历史、销毁证据,甚至出版伪书等不光彩的手段制造出来的。”

  没有任何合法性的麦克马洪线,中国政府都不知为何物的麦克马洪线,中国怎么去“基本没反对”?造谣者,微博上的@杜建国造这个谣的目的,情理中的推测和咖喱、飞饼关系莫大,不知该不该打听,咖喱多少勺,飞饼有几张?

  然而,就是这个藏身在西姆拉会议臭鱼烂虾堆里的腐尸后来又被英国人和后来的印度政府扒出来当成个宝贝供起来,这是有个故事的:1935年,英国探险者华金栋潜入西藏被抓获,西藏地方政府向当时正在拉萨访问的英国驻锡金政务官威廉森提出抗议。在处理这一事件中,英印政府外交和政治部副秘书奥拉夫·卡罗在档案中发现了西姆拉会议的一些文件,以及麦克马洪与当时西藏谈判代表伦钦夏扎之间的秘密交易的换文。卡罗从中得知了这条“麦克马洪线”。经由此人鼓噪,整个英国政府掀起了一个给死人(麦克马洪线)上户口(合法化)的运动(真不嫌埋汰)。首先是销毁1929年版的权威的《艾奇逊条约集》第14卷,因为上面只字未提西姆拉会议以及麦克马洪线,英国政府把1929年版的《艾奇逊条约集》14卷收回全部销毁,以1937年伪造出版的《艾奇逊条约集》14卷鱼目混珠冒充1929年版;其中加入了西姆拉会议会场外,麦克马洪与西藏谈判代表间的那笔交易——腐尸麦克马洪线;再接下去就是修改地图——官方、私人出版的地图。这场精心策划的大规模造假运动虽然处心积虑,但是,英国人毕竟不能只手遮天,被收回销毁的1929年版《艾奇逊条约集》14卷还有五本留存于世,见证这一次无耻、卑鄙的政府级别的造假,其中一本就收藏于我国北京图书馆。

  英国政府敢这么干,有两个“权重”不大的原因:当年与它争夺亚洲的沙俄垮台了,继承者苏联处于帝国网络国家的包围中,哪能和它争夺西藏?蒋记民国因为美国人的搅局,一场热热闹闹的币制改革成了一个自己无法收拾的烂摊子,最后付出了法币捆绑于英镑、美元的代价后,才在英美的挟持下勉强支起了架子,成都被英美绑架了。当然后来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日军横行中国后,兵锋更向东南亚、南亚次大陆挺进。英国人发现,很有必要把麦克马洪线作为一个战略边界线,根据这条线切割中国领土建立对付日军的防线。所有这些原因加总,英国人“给死人上户口”就势在必行,也更急迫地放手切割西藏。但是,如前说,西藏地方政府承认麦克马洪线、割藏南给英国人是有前提的:要帮助西藏“省”升格为西藏“国”,英国人并没办到,西藏方面对英国人是抵制的;而且当时在西藏摄政的热振活佛也是偏向中国中央政府的,所以,英国人的努力并不顺当。到1947年英国人从印度撤退前,它仅仅在德让宗、瓦弄以及一些部落地区使用武力驱逐藏官,建立起哨所。而这样的结果,还是西藏地方政府内部有叛国者想要向英国购买武器对抗中央政府,和英国做出的交换。但是藏南重镇达旺和大部分部落地区,还是由西藏地方政府管理。与之有秘密交易的西藏对麦克马洪线事实上也是不承认的!为了达到目的,在1943年,英国还打算拉上美国搞动作——“承认西藏有同其国家交换外交代表的权利”,这就是在策动西藏独立。但是,这个打算只是对英国有好处,美国可不愿只为他人作嫁衣裳,英国人的打算成了泡影。

  1947年,英国撤离南亚次大陆,但是在这里却为中国埋下了地雷。抗战期间,英国有求于蒋记民国出兵,为印度安全做挡风的墙与日寇对阵,作为回报,与蒋记民国签定《关于取消英国在华治外法权及其有关特权条约》。该条约规定,过去中英双方订立的条约中,有损于中国主权完整的地方,此后由双方依照公认的国际法原则与国际惯例重新商议。1948年,蒋记民国向英、印(度)、巴(基斯坦)三国提出废止“中英续订藏印通商章程”。英国回复:由于它已经退出南亚次大陆,所以废止条约事情向印、巴两国商议。巴基斯坦没二话,答应废止该条约;但是,印度却捡起老英国的盔甲和砍刀凶像毕露:

  “印度政府自成立之日起,即认为以前所有英属印度与西藏所定条约的全部权利和义务皆由该政府所继承;印度与西藏的关系应以1914年西姆拉条约及其通商附则为准,至于1908年中英续订藏印通商章程则早已停止施行。”

  阿三不光要继承和英国在西藏的一切特权和利益,还要把英国政府都不承认的、毫无法律效力的西姆拉条约强加给中国,当然,也包括这堆臭鱼烂虾中的那个早死腐臭的死尸——麦克马洪线。这样的印度就是微博上@杜建国口中说的:“原本有好的国家”?

  1947年11月,西藏地方政府在印度独立后首次致信尼赫鲁,要求归还察隅、瓦弄、白马岗、珞巴、门达旺、不丹、锡金、大吉岭和恒河北岸各地以及拉达克至叶尔羌边界等一大片西藏领土。尼赫鲁对此置之不理。

  从以上文字可以看出,中国被印度侵占的领土有没有百万平方公里?这个,洒家没概念,不过无论如何,这个印度的贪婪不次于沙俄!这样的印度居然是微博@杜建国键盘上的“本来友好的国家”!而且,这么多的领土被阿三占领,这个造谣者还在键盘上敲打:“1959年之前,下载两国关系很好,基本没有边界纠纷”!

  嗯,无耻、无德、无行,可做此人身份证。查考此人过往的一些微博,联系他对印度的溢美谀辞,这个造谣的微博博主杜建国把印度说成是“本来的友好国家”的本意,除了吃了咖喱与飞饼的可能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想凸显下载关系搞僵、到敌对的责任在新中国,当然更在于新中国的开国领袖下载。然而,印度的自供状已经招认了,它就是要宰割中国,就是要和英国一样做中国的太上皇!它就是中国的死对头!那么,下载关系中的诸多麻烦,难道是新中国造成的?难道是新中国的开国领袖造成的?这个造谣者杜建国,为什么起劲儿的给阿三说好话洗地?以情理而论,应该是咖喱、飞饼吃到嘴了!而且更不排除他在侮辱下载!他既是印度侵华占台、鼓噪者,又是一个卑鄙的侮毛者!

  走了一条狼——英国,又冒出一条冒充大尾巴狼的印度,蒋记民国也是有些怒不可遏了,再次重申、宣布:没有中国政府同意的英藏西姆拉秘密协议是无效的。也就是说,对麦克马洪线不承认,绝不割让藏南!

  北洋民国、蒋记民国,都有卖国的斑斑劣迹,但是在西藏问题上立场还是正确、坚定的!这个微博上的造谣者——@杜建国张嘴就来:“1959年之前,中国基本没有反对印度占有藏南。为何1959年之前不反对,之后突然反对了”,这是真真的无耻!

  此人不仅造谣,还对说出历史真相的网友扣帽子、打棍子,看如下微博:

  10月12日 18:04

  功成身退李舜臣:承认麦线?那政府就会比袁世凯还不如,人家袁世凯政府再不行,也知道《西姆拉条约》是不能签字的,麦克马洪线是不能承认的。

  10月12日 18:09

  杜建国微博:果粉史盲,你们少美化袁世凯、蒋介石,民国军阀们为了内战根本就置西藏于不顾。是新中国与民族团结、政协、1951年17条协定的新思想,才让西藏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我们切掉它在这条微博里后半截肉麻的包装,只看这句话——“果粉史盲,你们少美化袁世凯、蒋介石”,怎么说了历史真相就成了“果粉”?就是“史盲”?这个嘴脸和武汉日记女动辄给人扣“极左”帽子的嘴脸何其相似!扣帽子的本质这还是在给他的“命根子”打墙筑垒——1959年之前“中国基本没有反对印度占有藏南”。中国“基本没有”反对印度侵略中国藏南?呵呵,礼义廉的杜建国,和汪姓武汉日记女一样一样的!(待续)

「 支持成都网站!」

红成都网 luleistone.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成都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成都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验证
亚博yabo首页mg老虎机平台体育beplay官网